客户咨询电话

400-008-6959

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旅游攻略>台湾小吃与美食攻略 >

台湾中秋节,吃遍台湾美食

作者: admin | 2011-11-24 22:20:17

台湾中秋节的吃与大陆有相同,更多相异。月饼是必不可少的,我刚到台湾的八月初,一些商店与超市便开始接受月饼的预订。但除月饼之外,台湾中秋节还有另外二种重要的吃。一个是文旦,也就是大陆所讲的柚子。斗六产的文旦,又最为著名。之所以文旦会成为中秋佳食,是因为它正巧在这个时候成熟。再一种流行的便是烤肉,这是近十年间培养起来的中秋食俗,中秋节合家吃烤肉非常流行。杨明磊教授便提早一周约我在中秋节这天去他家吃烤肉,我实在不愿意闯入别人的家庭聚会中,因此婉言谢绝了。烤肉之所以会成为台湾中秋节的流行,是受美国文化的影响。美国人喜欢在春末夏初和夏末秋初吃烤肉,这习俗传到台湾,而中秋又正值夏末秋初,台湾会放一天假,所以便在商家与传统文化的综合作用下成为近年台湾中秋的食俗。

中秋节的晚上,我和同样独在台北的陈韻如老师一起去台北最著名的酒吧街逛,并且吃了一次“正宗台菜”。坐车在路上,我特别注意到,街道两边有许多人支起炭火在烤肉。可能是在大公司门前,也可能是在小店铺门外,就这样守着人行道自由地烧烤,这在北京是绝对无法想象的。也许因为台北的行人比较稀少,所以政府和公众都会认为这样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同样是中秋节晚上,坐在计程车里,我听到广播中正在讲烤肉的注意事项,如要用锡纸将肉包起来烤,竹签要用水浸泡后多洗几遍,等等。但没有人谈路边烤肉的安全问题。台湾人家里没有地方做烧烤,所以会跑到路边来。中秋节转天的《自由时报》便报道,一位少年因为在路边烤肉,被过往的汽车撞死。野外去烧烤也是一个选择。

同样是中秋节的转天,简老师陪我去太鲁阁“国家公园”旅游,途经一处太平洋旁的海滩,又看到沙滩上有人用漂流木做烧烤的痕迹。中秋节前,王雅各老师和简英杰老师都给我送来了月饼和文旦。台湾的竹炭正作为一种健康用品被广泛应用,我获赠的月饼中便有一块是竹炭月饼。此外,野菜的、龟苓膏的、紫苏梅肉的月饼,也是我第一次尝到。

到台湾之前,曾想过也许会在饮食上非常不适应。到之后才发现,我非常适应这里的饮食,远比去大陆的餐厅吃饭要适应。台湾的饮食均非常清淡,盐少,即使注明是辣的食品也只有淡淡的辣味。许多去过大陆的台湾人都和我抱怨,大陆饭店里的饮食太咸、太辣了。

我到台湾吃的第一顿饭,是池上快餐,去机场接我的王守正助教带我去吃的。台湾池上产的米,非常有名。在日本占领时,台湾人吃不到这样的米,这样的米都给日本人吃了。现在池上快餐在街头常能看到,55至120台币便可以点一份套餐。装在木盒子里,仍然可以看到清楚的日本风格。在大陆被称作“快餐”、“套餐”类的有饭有菜端上来的食品,在台湾通常称作“便当”,这又是日本话了。

第一天到台北,接我的王守正助教领我逛过一条满是食店的小街,而此后我一个人吃饭时的足迹主要也在这条小街。

周围紧邻的几条小街同样满是各种小吃店。王雅各教授曾对我说:“这附近的小饭店,你一天换一家,到你走的时候不一定吃的过来。” 一家是“杨师傅”,招牌上写着十几种面与饭,我第一次去时点了一道“鳕鱼饭”,便一直吃了下来。放在餐碟里端上来的套餐中,一条油炸的鳕雪,三种少量的青菜,配一份米饭。至于汤和饮料,在大锅里,自己随意取。汤有时是鸡汤,有时是排骨汤,均可以捞上很多鸡块或排骨块的。台湾四面环海,所以吃海产非常便宜。所以这鳕鱼饭只有六十元,而牛肉饭还要七十元。我在杨师傅这里也吃过一次牛肉饭,一次“滑蛋饭”,但口味不对,几乎是闭着眼睛、捏着鼻子吃的。所以那之后去杨师傅,只点鳕鱼饭。杨师傅的对面,是一家自助餐。但与大陆通常意义上的自助餐有所不同,自己拿纸质盘子夹菜,然后到柜台,放在秤上量份量,再拿或大或小一碗米饭,店家会根据菜的份量和米饭的大小定价,通常是六十元至一百元之间。这里便存在一个问题,有青菜有肉菜,都按同样标准定价吗?两个月吃下来,我观察了一下,虽然菜和肉都放在一个盘子里,但店家会大致估算一下,如果菜与肉的比例玄殊,便会在收费时略作调整。

这条街上还有一家“三姐妹”,王雅各教授说,二十年前他自己在台北大学读书的时候,这家店就有了。我去吃过一次排骨饭套餐,感觉非常一般,加上店主似乎听普通话有些困难,我点一份她给了我两份,我说在店里吃她给我打了外卖的包,所以那之后我就再不去了。

这条街的街口,每天晚上会有一位大妈推着小车卖馅饼。有萝卜馅、艽菜馅、牛肉馅、猪肉馅、红豆馅等几种,每个25元,我有时便会买回两三个,回到房间里吃。这位大妈每一次都拖着长音说一声“谢谢”,声调悠扬,像在唱歌。附近另一条街的街口,有一家青岛饺子馆,两元钱一个饺子,只有一种艽菜馅的。同时还卖酸辣汤和蛋花汤,一晚20元。我也去吃过几次。我在大陆饭店是不会点酸辣汤的,因为通常会太辣。但有一天这家青岛饺子馆只有酸辣汤了,我也不得已点了。结果出乎意料,一点都不辣,只能说是有一些微微的接近辣的感觉。在台湾其它地方吃饭,也有这样的经验,写着辣的菜上来,会发现根本不辣。也许那样淡淡的辣的感觉,对于台湾人来说已经足够辣了。

牛肉面在台湾非常有市场,卖牛肉面的小铺随处可见。每年台北还会举办牛肉面大赛,现场制作,由评委评出前二十名。王雅各老师领我吃过一次牛肉面,叫“赖家牛肉面”,位于一条小街上,低矮破旧的小平房,约一百平米左右的店堂,十几张桌椅,在北京属于非常低档的路边店,然而它的牛肉面却在大赛中排在前五名。而且顾客盈门,我们是中午一点多到的,竟然还要站在门口排队等候空出的座位。我们离开时的两点钟,仍然有人在排队。虽然这家店牛肉面的味道不错,但配料等都非常平常,就是牛肉加些几根青菜,所以我实在想象不出来,为什么牛肉面也会举办大赛,而且牛肉面竟然也是台北人趋之若骛的美食。

我在台北期间,没有看到过像北京那样几乎所有主要街道都是一家家高档大餐厅紧邻的情景,大餐厅在繁华的大街上也有,但是非常少,零星分布。我所能见到的,更多是面积很小的餐厅。这可能与台湾地小人少有关。

台湾盛行的夜市也都是这种档次的小店铺,这使我得出这样的印象:台湾的饮食业主要是小店铺,高档大餐厅的比例很低。这可能与饮食习惯有关,但我想,也许同土地的私有有关。比如那些小店铺,做了几十年了,非常有名了,但属于自家的土地就是那几十平方米,自然无法扩大再生产。在北京建的很气派的永和大王连锁,在台北看到的也是一些路边小店,像大陆早年最简陋的早点铺那样,二三十平米,几张旧桌破椅。偶尔还会看到打着“北京烤鸭”的招牌的小店,在桃源县见的又特别多,也是那简陋的模样,足可以把正宗的北京烤鸭店气死。

仍然紧邻我的住处,有一家豆浆店,我如果起的早,便会去那里吃早点。饮料有黑豆浆、五谷浆和籽麻糊三种,主食有蛋饼、三明治、汉堡等。离我台北住处不远的路口,停着一辆小推车卖“天津葱抓饼”,我在天津住过二十年,也没听说过有天津葱抓饼。一天晚上回来很晚,饭店均已关门,正好路过那个饼摊,我便要了一套。就是将一块面在热锅上摊成饼,再煎一个鸡蛋放在一起,要价30台币。也许是饿了,也许是做法确实好,我边走边吃,吃的也津津有味。在台湾,常会有人告诉我,某家的馒头非常好吃,某家的烧饼非常有名,其实都是些最简陋的路边小店。以大陆的生活经验听着会觉得莫名其妙:普普通通的烧饼馒头怎么也会有名气了呢?

台南的担仔面非常有名,我同杨明磊老师去台南大学讲演后,蒙曾意琇和张念乡两位小姐领我们去吃小吃,开着车一顿饭跑了三家,品尝了台湾的三种小吃。其中第一家便是度小月旦仔面。我一度以为度小月是一个人名,或一个商标,这次才知道是过去日子比较艰难的月份为“小月”,这时便卖面或以吃面度日,故称度小月。名声很大的度小月担仔面,吃起来感觉也不过如此。

另外一种情况可以让饭店出名。台北的来来豆浆店,原本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店铺。约1993年,法国向台湾出售军舰引发行贿丑闻,正在有关部门加紧调查之际,被认为是案件知情人的海军总部一位上校,在一天早晨被陌生电话约到来来豆浆店会面,那之后,他便神秘的消失了,后来发现被杀。那段时间,来来豆浆店天天出现在电视上,立即成为全台湾著名的品牌,并且迅速在全台各地建立连锁店。我在台中市,便看到几家特别注明“台北著名来来豆浆店”的店铺。

高档些的餐厅也去过几次。第一次去高雄的时候,王雅各教授在一定海鲜自助餐厅请吃饭,算是高档餐厅,每客好像是六百台币上下,王老师直喊便宜。虽然台湾四面环海,但这样高档餐厅的价位,确实也算便宜的。再后来一次在王老师在台北请帮助过我的守正和光中一起吃海鲜自助,每客要一千元。而简老师做美乐家行销的朋友叶小姐一次请我们在香格里拉吃自助,只有几条炸虾的一客套餐,就要一千五百元,真是卖地点了。

在台北可以找到各国风味的餐厅。王雅各老师一次请他的两个博士研究生与我见面,便是请我们到台北一家德国餐厅吃中饭,门面也非常小,但里面的装潢算得高档,客人爆满。我们因为没有提前定座位,所以只有一张小桌,而且只能使用到一点半,因为一点半之后有人定了这位置。我住处附近还有一家伊朗餐厅,我去过一次,很冷清,几位客人似乎都是阿拉伯人,估计是摹名而来的。同样由我的住处步行五分钟,便可以到一家韩国餐厅,都可以买到一百元上下的套餐。

还有一次我和朋友见面,约在台北的“浪漫一生”西餐厅,环境优雅,晚间有钢琴演奏和歌手演唱,商务套餐每客三百元上下。“浪漫一生”在台北有多家连锁店,算得有名的西餐厅。

在台湾的街头,特别是闹市区,常可见卖水果的小车,但不是像大陆这样整个水果卖哟,都是切成小块块,放在袋子里,或盒子里,配上几根牙签,每袋(盒)卖20至25元左右。我每天吃饭的街上,也有几个这样的小摊车,很多台湾人饭后便买上一袋水果,一边走一边扎着吃。我也在那里买过几次,但感觉价钱太贵,一小袋几口就吃完了,比如梨,连一个整梨的量也没有。我很奇怪台湾人如此精细,不吃整个的水果。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一处名为“赚一元”的水果店,喜出望外。这里的水果种类很多,可以整个、几斤地买了,而且价格非常便宜。这里称一个水果为“一枚”,如大红苹果10元一枚,一斤左右的台湾葡柚也是10元一枚。我自己买的比较多的是蜜黑李,其实就是一种李大,但比北京常见的要大两三部,每枚单买12元,五枚一起买共50元,我总是一次买5枚或10枚。只有很少的水果是按斤称量的,多数水果都是按枚出售,所以给我的印象是,台湾人吃水果还是很精细的。这里卖的水果,北京大的超市里基本上都可以见到。所以在商业和运输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真的不需要到某个地方,就可以吃到那里的美味了。一些此前没有见过的水果,如百香果,吃起来酸酸的,并不喜欢。看来,它没有在北京占据市场一席,也许与各地口味不同有关。

在北京时我喝惯了酸奶,刚到台北时满超市找酸奶,却找不到。快离开台湾了,一次和台北大学社会学系几位硕士生一起吃饭,聊到酸奶,在座的邱盈绮便十分热情,转天买了两瓶她认为非常接近我描述的酸奶的饮料拿来。其中有一种算是饮料,不能算作奶,另一种小瓶的有些浓度,比酸奶又稀了许多。然而口味均很独特,更加之盈绮的细心,使我感到很温暖。

[湾湾游]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
( iPhone版 与 安卓版)
台湾自由行必备神器

随时随地预订
随时随地查询
台铁、高铁票预定
拼车、包车、住宿
小三通、海峡号、中远之星

台湾各种票券预定等等

关注台湾岛旅游网新浪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