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咨询电话

400-008-6959

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旅游攻略>综合攻略、游记 >

台湾纪行之二:民国百年

作者: taiwandao | 2012-03-06 11:50:44

二 民国百年

台北故宫
中研院
淘旧书

此次临时起意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精彩百年”特展,掐算了时间,这个点去,可以看两套书画展品,最后也得偿所愿。

台北故宫博物院在外双溪,东吴大学的外双溪校区再往东。钱宾四先生的“素书楼”就在那儿,可惜时间仓促,没去成。公车路过时,拍了个照。报站有点意思,东吴大学的英文报站称为“Suzhou University”。回来查了下,原来“东吴大学”就叫“Soochow University”。现今的苏州大学东吴老校区,曾经去过。校外还有个圣约翰堂,美国监理会的。而关于法学院的往事,也常有听闻。两岸同校名,并不稀奇,然对于创学校训的传承,谁做的更好,就不讨论了。

 


关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故事,不讲了。很久前买过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的杭立武《中华文物播迁记》,还有那志良的回忆录。最近关于南京所藏清宫文物的去留,又成热点。在我看来,一旦离开原地的文物,只要有好的保护条件,在哪儿都一样,更关键的是,谁能有效的发挥它的价值。除了常规展示,系统整理、公开目录、深入研究,都是环环相扣的。否则就是养在后宫的嫔妃,皇帝都不在了,给谁看去~

10月25日的微博写着:
在故宫呆到被赶出来,看到范华原和郭河阳时鸡冻的哭勒,三希堂也具足了,顺便说一句四爷的品味确实挺高,在满柜的清瓷里卓尔不群。

四爷的饭碗
四爷的饭碗

话说吴奇隆肿么能有这等品味呢~

我对文物一直有着自己的偏好,非热衷门类,仅限于欣赏。当然,任谁看到毛公鼎、散式盘,都会感慨万千。瓷器也件件精美,汝窑的个儿都很大,但我最喜欢的竟然是四爷的那些珐琅彩饭碗。

精彩百年特展分布在1-3楼。底楼主要是除书画外的精品展,2楼是书画,3楼是器物,重点当然就是“白菜和肉”。其他常规厅也照常开放,这个在网站上都可以看到,就不说了。我重点看了101的“宗教雕塑艺术”, http://www.npm.gov.tw/exh95/religiousart/subject_cn.html
草草记了点笔记:

1\大个儿的十六国金像一件,无纪年;
2\鎏金菩萨立像,左手执净瓶,右手执麈尾or柳枝,通用头冠(有画草图),壶门座,无纪年,标牌写六世纪下半叶,这是比较严谨的写法,从风格上看,是北周-隋;
3\鎏金观音菩萨立像,与上博某件北魏晚期(手边没图)的很像,就是个儿大近一倍,太和22年(498年);
4\鎏金二菩萨立像,舟形背光,施大火焰纹,菩萨各具头光与身光,壶门座,纪年刻于壶门侧面,开皇六年;北朝晚期出现了很多双像,不同于早期双佛并坐,有双佛立像,双菩萨,双思维,尤其是河北地区的白石造像中很多见(如修德寺),题材有双释迦、双观音、阿弥陀+无量寿等,北齐至隋,尤其多,上博也有。
开皇六年二菩萨立像
开皇六年二菩萨立像

手边只有这张,凑合吧~

5\青铜鎏金观音菩萨立像,七世纪上半叶,大致隋-初唐;
6\镀金铜板舍利塔,阿育王塔造型,天祐二年 (905年),长的有点意思,有画草图,不知道里面是否有藏陀罗尼经,类似《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或者是《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

正面
正面

背面
背面

给看个细部
给看个细部


7\青铜镀金释迦牟尼佛坐像,太和元年;这件当时在精彩100特展区展览,背光部分的拓片挂在墙上,可以看的非清晰;太和式,见过很多件了,每次多见一件,仍然不免激动。大火焰纹背光,极其华丽,身光中有7座化佛,头光中出两朵莲花的局部,比较奇特的是两侧还有两个摩尼宝珠,由莲花承托,并带有火焰,宝珠接近于菱形,在敦煌壁画中有见,但年代有先后;可看苏铉淑《东魏北齐庄严纹样研究》中“墓葬艺术中的宝珠纹”。主尊为典型云冈20窟之造型,袈裟偏衫式,身形健硕,肉髻涡纹,面目饱满,带自信微笑,仰覆莲座,周圈单瓣忍冬纹饰,两侧各立一护法狮,方形座两侧有供养菩萨(因有头光,不应为供养人,台北故宫网站介绍资料应该有误),上排MS是尖瓣忍冬纹饰,不确定;为背光部分也有画布局草图,内容分别为:塔龛并坐像;右文殊,左维摩;初转法轮;诞生之九龙浴太子;诞生之指天指地。值得注意的是文殊是胡样,很像“凉州模式”的菩萨,北魏时期的一些金桐像背面菩萨相似。铭文也在背面,摘自台北故宫网站:太和元年九月十日安╱熹縣堤陽□□╱願己身為□□╱母造釋加╱聞佛,又╱為居家眷屬╱大小現世安隱,亡者生天╱宣語諸佛,所願如╱是,故記之耳。(按:安熹縣在今河北省定縣附近)
其他时期的没记录~

李玉珉老师出了本《佛陀形影》的论文集,封面就是这件太和元年,可惜此书买不到,W老师拿出来显摆时,我郁闷不已。而且这次去没见着,也甚是惋惜,期待今年偶遇~常规馆就记了这些,余下都是书画特展的笔记,字迹潦草,读起来很费劲,明天再说吧~
封面
封面


二 民国百年之学问与书

眼看负债累累,还是要赶紧的还。既然写到了胡适公园,就继续穿马路过去吧。没特别多的感想,基本这一上午我就跟流水账一样,穿过中研院的一部分,见下图。

访问地区
访问地区


从头说起。去之前一日王老师说我很幸运,26日院内各大纪念馆都开门。让我赶早过去,一起吃早餐。于是我赶了个台北早高峰,坐横贯台北的板南线到南港展览馆站(南港站是著名的几米站,我么看到),换公交至中研院下。和王老师汇合,去学术活动中心吃台币50元的早饭,都是很南方的食物。随后去胡适纪念馆,接着是傅斯年图书馆。图书馆里有一间是纪念室,放了些手稿,个人用品及书籍。傅斯年的墓地在台大校园内,造型比较独特,是古希腊神庙式,还竖了个方尖碑。可惜这次没能去看。胡适和傅斯年都是因在会议上吵架而突然去世的,这种吵架的传统,台湾倒是一如既往的继承了下来。关于傅斯年图书馆,之前的“说文解字”里有介绍,不赘述了。

傅斯年图书馆
傅斯年图书馆


傅斯年图书馆出来后,去了后山的胡适公园,折回院内,迎面便是汉宝德设计的民族学研究所,这座建筑给我印象很深刻,弧线型的山墙,红砖与白墙面的强烈对比,净瓶式的天窗,还有幽僻的入口内一丛密密的修竹,若不是时间仓促,我是该好好拍一拍细部的。早年曾读过汉宝德的《斗拱的起源与发展》,当时还是托台北同事代买的,如今国内应该早有引进吧。另一本《明清建筑二论》,至今还未读过。

民族学研究所
民族学研究所


沿着民族学研究所往前便是史语所的历史文物陈列馆,每周三、六开放。陈列馆的参观路线是设计好的,先上二楼的“历史空间”,陈列着“内阁大库档案”、“珍藏图书”、“居延汉简”、“中国西南民族”、“丰碑拓片”与“台湾考古”。只拍了两张拓片,其他都没拍。史语所所藏拓片非常有名,比如贾智渊、李道赞造像碑,都粉有名。“居延汉简”就更有名了,30年中瑞西北科考团在内蒙居延海子地区发现的万余枚汉简,自发现起便命运坎坷,战争期间一路南下,后运至美国,最终回到台湾中研院。我们所能了解的发掘情况大都从黄文弼写的三本西北考察记中获得,《罗布淖尔考古记》、《塔里木盆地考古记》以及《吐鲁番考古记》。这几本书现在都卖的可贵,看看电子版就好。有兴趣的还可以看下《古今论衡》第22期《史语所藏黄文弼寄存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文物》一文。

这块拓片的原碑,去过的人都见过~如今字远没那么好认~
这块拓片的原碑,去过的人都见过~如今字远没那么好认~


一楼是考古陈列,重点自然是殷墟。先秦盲,凭记忆,认出几个物件。所幸王老师也不是搞先秦的,我们都是到此一游。值得说一下的是,青铜器的陈列很科普,不仅图文描绘细致,还能让你登高看器物内的铭文。这给一般参观者增加了了解的兴趣,也加深了印象。

殷墟出土鹿方鼎
殷墟出土鹿方鼎

鼎内铭文
鼎内铭文


出陈列所往后走就是史语所办公大楼,陈列所对面即是台湾考古馆。我们先进了史语所大楼拜访了L老师,随后去对面的考古馆。门口有“李济纪念馆”字样。这又是个胖胖的老头,他对于中国考古学的重要性,已无须评说。自1927年中研院成立起,他便是史语所考古组组长。在踏入这些人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时,他们日记、信件里的形象变得愈发生动,而这样的形象在学术文章里是看不到的。去年京东大减价时,买回一套《夏鼐日记》,偶尔翻翻,生活与学问的交织呈现,使得阅读徒然有趣的多。入口是一个大草坪,整个楼很低矮,可能是中研院50年代搬到南港来,最早盖的。周围绿树掩映,如今颜老师的办公室在这里面。

考古馆
考古馆


考古馆出来已经是正午,为了不影响下午的旧书店计划,赶紧与王老师回到学术中心吃午饭。路上经过岭南美术馆,没开门。吃完饭顺便逛了位于食堂地下室著名的“四分溪书店”。书店正好有打8折活动,于是买了几个徽章。书不算很多,以中研院各所刊物为主。史语所集刊,古籍三楼的打折书店有卖,网上还有电子版。凭心而论,这些学者的著作真的不多。虽然他们的文章篇篇都能以单行本出版(当然很多却是也这么出版了),但专门的著作集子是没有的。更多的是某某教授的祝寿文集,或者是汉学大会厚厚的好几册论文集。对于如今的学术人来说,这样冗长的文章读起来太累了。尤其是很多考证到了最后,还不给你个结果。而作者们,却依然孜孜不倦,毫不松懈。看到石璋如、劳幹的《莫高窟形》,现在网上也有电子版了。最后买了本《观音-菩萨中国化的演变》,法鼓文化2009年出版,于君方著,陈怀宇、姚崇新、林佩莹译。该书今年年内应该会在国内出版。

姚崇新所做书评:http://www.tanghistory.net/data/articles/b02/274.html

 


半天的中研院行程结束,与王老师告别后坐车返回南港展览馆,换地铁直奔台大附近的罗斯福路三段,开始我的淘旧书之旅。

 


二 民国百年之学问与书 (下)

学问上篇说完了,这篇主要讲书。8天的行程里,我做的最认真的功略就是淘旧书的路线。网上资料殷实,平日坊间各种交流信息也获得了不少。一想到,可以去经常听BJH说起的罗斯福路三段逛一圈,就很兴奋。

台北的旧书主要集中在三个区域:市民大道三段的光华商场(地图的左上角);罗斯福路二、三段的台大、师大校区(地图的中和右段);重庆南路、牯岭街区域(地图左下角)。那一下午我只逛了罗斯福路二、三段的旧书店,大概十来家。连杨德昌的牯岭街,都没机会看上一眼。

离开南港,回到酒店摆下东西,在门口打了辆车去台大罗斯福路三段入口。司机竟然已经60多岁了,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和他一路聊,从出租司机福利到台北建设。下车时,天上开始飘小雨。下面开始流水账,有些书店的名字已经忘记了- -!!

 

此书蒙颜老师惠赠

台北市的路、巷、弄、号是个很可怕的门牌系统。就好像一棵树有无数的枝丫,毫无规律的生长。所以功略基本是没用的,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其实也是一路蒙的。所幸地方不大,总有一转身,便突然出现眼前的几率。第一家看到的是著名的茉莉二手书店(台大店),店里都是年轻的店员,可能都是打工的大学生吧。旧唱片居多,看了一下,和大陆的货色差不多。关于台北旧书店的介绍,傅月庵写了很多篇文章,布衣书局帖过不少。这份“台湾旧书店地图”也是茉莉书店制作的。不过并非得自茉莉书店,而是隔壁的雅舍二手书店。雅舍和香港的二楼书店一样,店面很小,没什么装饰,除了书。只有一个店员,长的和沪上某知名前书商有点像,但和蔼得多。买了本破破的《山西名贤辑要》,70台币。聊了几句关于文史书和大陆书籍的闲话,大叔很高兴,坑出张“台湾旧书店地图”给我留作纪念。结果走的时候书忘记拿了,害得大叔追出来。

 


雅舍对面还有个英文名字的书店,很小清新,里面的店员也很小清新,可惜把店名忘记了。下楼过马路转角处是雅舍二店,地方稍微大点,是个大姐店员,店里放着莫扎特,书的情况差不多,分科摆放,但很杂。可能我习惯只逛文史书店,所以没法对综合类书店做评价。问及是否有故宫旧图录,说是前几天来了个日本人,全部买走了,不禁咋舌。这段是罗斯福路三段333巷,出门左拐好像是山外书店,文史哲为主,售大陆书。斜对门是唐山书店,非常破旧的门面,走进去别有洞天。用一张别人拍的照片(源照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164183208/),也都是新书,跟复旦附近的鹿鸣书店规模差不多。买了本《汉译佛典动物故事之研究》。

唐山书店入口
唐山书店入口


唐山书店出来折回巷子,往前走没几步就是南天书局。南天书局的特点是出版了大量台湾文史研究的专著,且有各种文字版本。正如网路上的所说,有好多外国人在逛。细细看了一会,买了本《鸟居龙藏》走人。MS看到“若水堂”,但真心不记得方位了。随后在某个巷子口看到“古今书廊”的招牌,有两个店,隔的很近。地方不大,但书架林立,还隔出个二层。看到几本平凡社初版和二版的《世界美术全集》,问了价格,和上海差不多,买了两本品相不错的,还有一本40台币的《西亚考古史》,买回来就挨骂了。出来后逛了一圈,肿么也没找到周围还有啥书店,回来看到有人说“木石文坊”就在隔壁,心差点碎了。木石文坊的地址,网上和地图上的标注都是错的。我虽然以前曾经在孔夫子上买过他们店里的书,但哪里记得住地址。

 


为了木石文坊,走了很多冤枉路。古今出来,罗斯福路三段这个区域,基本上逛完了。下一个区域是师大周围。走过台电大楼,就迷路了。碰到一个特别礼貌的学生,一路把我带到和平东路口。原来这就是著名的师大夜市。金石堂开在一小洋楼里,很气派,木地板,书架靠边摆。进去一看,眼睛觉得异样,原来全是简体字。这是云偶“购书记”里提到的,另一家专售大陆书的书店。华欣书店也在不远处,不过饿得不行了。就直接进了师大夜市。其实去师大夜市是为了找泰顺街的木石文坊,买殷光明的《北凉石塔研究》。

师大夜市里,卖什么的都有。化妆品、衣服、小吃、书店。龙泉街、泰顺街的门牌乱到无迹可循的地步。吃完找,找不到再吃,最后还是没有收获,寻找木石文坊以失败告终。淘书之行也就此结束,最可惜的是旧香居没去成。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北凉石塔研究》还是得到了,感谢王老师。

 


晚上和妈妈、姐姐约在101大楼。吃的是鼎泰丰,这顿是此行吃得最贵的一次,大概1500多台币。关键吃的是小笼包和牛肉面。吃完,她们兴高采烈的登楼去了,我和之前说好偶遇的前同事SANDRA童鞋,逛诚品信义店。信义店,如今已经是台北最大的书店,也是继敦化南路店外,另一家24小时营业的。位于信义区最繁华的路段,前面是新光三越,华丽的SHOPPING MALL。如果再年轻点来,可能我会很喜欢诚品,一幢集喝茶、文具、书籍的大楼,是可以泡上24小时的。只是如今,我也沾染了点老夫子的坏习惯。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那一方天地,书读的越来越狭隘。整整两个层面的书,我只看了文史和艺术这两类。也乏善可陈。比起大陆琳琅满目的垃圾书,台湾的出版业太保守了。诚品的收获只有一本书文津出版的《东魏北齐的统治集团》,另一套远流出版的唐德刚《晚清七十年》是帮朋友带的。

总的来说,台北的书业和我之前想象的有一定差距。当然按照当地老师的说法,台湾的学者就只有这些,而他们著作又少,多以论文集的形式出版。根本无法和大陆书业匹敌。因而,大量引进大陆书,也势在必然。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关注的领域里,佛教组织的出版力量成为了一个主导。相当多的佛学研究及佛教美术专著都是有“法鼓文化”、“觉风基金”、“佛光山文化”等等机构出版的。如今,有很多台湾学者的著作已经直接在大陆出版,比如邢义田、刘淑芬、逯耀东。还有一点,就是故宫的旧图录好少,几无可见。这是我的认识不足呢~

原本以为这次淘书活动,就这么惨淡收场了。没想到某天下午胡姐带我逛完佛光山台北道场后,又挤出了时间。先去忠孝东路给公司小妹买五月天T恤,随后直奔汗牛书店,一家专业的东洋美术书店。汗牛靠近捷运大安站,到那已经快接近8点的关门时间。书店不大,除了我,没有其他顾客。正如他们的网站所写的--“东方美术专门书店”,里面主要是中日韩三地(包括大陆)出版的美术图书,还有一些英文出版物。可以看到文物出版社的各种考古报告,相当全的台北故宫历次特展图录,以及各地博物馆藏的东方文物图录。8折,基本全新。选了几本,分别是:《宫室楼阁之美-界画特展》、《李郭山水画系特展》、《追索浙派》、《THE HISTORY OF PAINTING IN EAST ASIA》(《台湾2002年东亚绘画史研讨会论文集》)、《山东佛教史迹》(郑岩、刘善沂)

 

访书行程彻底结束,回去的行李箱超30KG,总算它结实。写完下楼翻看今日的东早书评,有一篇回忆去年底过世的朱季海先生的文章《记与朱季海先生的一次见面》,读来心酸。10年底曾独自去了次苏州,火车清晨到苏州,便直奔双塔院,也许那天老人也正在边上院子里喝茶。这个不出仕,一身清贫的老人,用学问守住了尊严。学问不是用来分享,不是用来炫耀,不是用来追求真理,只是为了自己内心的坚定和安宁。

汗牛书店  http://www.hanniew.com/
台北公馆区书店一日游 http://www.chineseliquor.tku.edu.tw/tkushihchi/bookstores.htm

发表评论

[湾湾游]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
( iPhone版 与 安卓版)
台湾自由行必备神器

随时随地预订
随时随地查询
台铁、高铁票预定
拼车、包车、住宿
小三通、海峡号、中远之星

台湾各种票券预定等等

关注台湾岛旅游网新浪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