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咨询电话

400-008-6959

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旅游攻略>综合攻略、游记 >

野柳,是地獄是仙境;西門町,不買怎么行

作者: taiwandao | 2012-03-12 15:05:00

野柳 是地狱还是仙境
基隆 那么冷
西门町 变身吧 我要从上到下一身新!
 
早上起来还在下雨,似乎是小了一些。
 
数了数剩下的钱,还有一多半。
从飞机降落桃园,到历时8天环岛归来(包括今天),一共花了新台币一万多一点。合人民币两千多不到三千。
包括各种交通费用、住宿、门票、吃饭、买东西(倒是基本没买什么,主要可能就是明信片、邮票,以及在绿岛买了一件T-shirt)
 
在游记的最后一篇附录里,我会列一份详细的账单给大家参考。我出门有个习惯,连买一瓶水都会记账。
 
七点多出门,屋裡的韩国人们还是没有起床。
润物无声的小雨虽美,半干不湿的鞋子可是不怎么舒服。
想去买双鞋子换上。但是想到在台湾的时间剩的越来越少了,在脑子里计划最后两天争分夺秒的行程。
 
还是将就一下,先去野柳吧。因为先逛街的话,不知道剩下的时间够不够去野柳。
 
明知天气不适合,但我也不愿捨弃照片上那片既诡异又摄人心魄的景象。对野柳的嚮往深深扎在我心裡。
 
到板桥站坐捷运。板桥捷运站和台铁车站在一起,很方便。客运中心也在旁边不远。板桥到西门町只有四站,并不很远。
问题是我要坐到澹水。
 
好漫长的旅途,大部分时间都是站着,没法写东西。只好看看书了。
还有就是和在台北的朋友们发简讯联繫约见面。(结果这天回来太累了,又推迟了一天见面,柯达说我放他鸽子)
 
站着看书、看风景。
到澹水站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7-11买东西吃。本来在板桥想先吃完早餐再出发,但是又不捨得时间,买了带着的话,捷运上是不可以饮食的,背到澹水都冷掉了,不如到了澹水再买。
 
看了地图上邮局的位置,又问了路人,然后走一条长长的街上去,结果走到底还是没看到,再问人又走下来。发现是因为邮局周末不开门,所以我从门口走过没发现是邮局,结果走过了再走回来的。(因为下雨,都是走在骑楼下,所以没有抬头看外面的牌子)。把明信片投到邮筒里再走去坐澹水客运。
 
这时候鞋子又湿透了,给自己鼓鼓劲,不能沮丧哦!
在捷运站出站前,我看了标识牌,应该坐1262路。然而在澹水客运那一堆站牌里找遍了,就是没有1262.
 
再回到捷运站裡面确认是1262,然后去问游客中心。游客中心的大姐很确定的告诉我是要坐澹水客运,发车地点就是我之前找的那个地方没错。
 
然后我又去确定了一次,所有的站牌里都没有这班车。
站牌附近只有一个长得有点像日本演员生田斗真的男生,塞着耳机在听音乐,询问他1262路在哪边,他摘下耳机,说,不知道吔。
 
今天是怎么了哦,遇到了第一个说不知道的台湾人。
搞什么嘛,长得帅就很拽吗,真冷漠!
车站本来人就很少,总算又找到一个文文静静的姐姐,问她1262路在哪里乘。
 
姐姐说,这班车我见过哦,去基隆的对吧,车很少呢,就是在这裡等啊。
我说,找不到站牌啊。
姐姐又去把所有的站牌都看了一遍,说好奇怪哦,真的没有站牌吔,不过肯定是在这裡等啦。但是车很少,很难等的。
 
因为她说的非常肯定,所以我就在那裡等了。还好等的不是很久就有车了,真的是停在这裡的。姐姐说今天运气好啦。然后车来了司机还去休息还是换班什么的,又等了很久才走。还有四个韩国游客过来问我什么时候发车,真是好有压力。
 
因为有许多短途的乘客,是坐哪一班车都可以的,比如这个姐姐,和之前那位冷漠的“生田斗真”。所以一开始车上人是满满的,等我上车走到后面,发现只剩下一个空位置可以坐,唉,怎么就是那位“生田”旁边呢……
 
澹水到野柳,车票125.
 
路上雨就开始下大了,窗子玻璃看出去全是水。我掏出本子补这几天的日志,“生田”抱着平板电脑玩的不亦乐呼。
 
补完日志收起本子,看看雨幕外的小路,和那些被车子很快甩到视线之后的植物。“生田”收起电脑,问我,哎,你一个人旅行哦。
我说,是啊。他是这一路上唯一一个听完之后没有夸一句“你好厉害”的。而是兴致勃勃的开始和我说起东海岸有多好玩。我说,可是自己不开车的话,东部的交通很不方便吔。“生田”很认真的点点头,说那倒是欸。
 
我问他知道到野柳要多长时间吗。他说,不知道吔。
搞什么嘛,又是不知道。
然后“生田”拿出自己的手机google地图定位查给我看,但是这傢伙笨到路线还没有我熟悉。
 
我说,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问路回答“不知道”的台湾人。结果他傻笑着说,因为真的不知道嘛。(但是别人不知道也会帮找的,最冷漠的就是他啦)
 
过了一小会,很多人都要下车了,那位在车站帮我找站牌的姐姐热情地和我道别,祝我旅途愉快。
“生田”还在和我聊他去东海岸时见到的风景有多棒,讲的眉飞色舞不亦乐呼。
停车了,许多人鱼贯而下,“生田”突然醒悟过来,哎呀,我也要在这裡下车的,急匆匆的喊了Byebye就往下跑。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过了一个多小时,到了野柳。
我和四个韩国人下车,沿着通向海边的小路去野柳地质公园。
 
小路两旁的店铺开门的少关门的多,越下越大的雨让我心呼不妙。因为这个地质公园是在海边啊,那裡的风雨会更大吧。
 
走了没多久,鞋子、袜子湿透了,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袜子挤出水在鞋裡,只好脱下来丢掉了(你是不是也有把破洞的袜子、裂开的鞋、伞骨坏掉一根的雨伞这些东西攒起来专门留着旅行时带上,以便随时丢掉减轻负担的习惯呢?而且,我还有个坏毛病,特别喜欢每次穿一身新买的衣服回家,以后再穿起某件衣服,就会带着幸福的怀念,这是我在某某处买的)
 
一路上都没有见到游客。
直到去到公园门口,又是旅行团旅行团旅行团。好在因为今天天气太差,据说没有平时多。
 
野柳地质公园,门票50.
门口有许多小贩兜售一次性雨衣,20圆,可以还价到15圆,但是讲不到10圆。(我竟然就没买)
 
野柳这一趟走得辛苦卓绝,因为天气原因,部分景区考虑安全因素封闭,不让走到海边。我想说不知这样的天气是幸还是不幸。
 
当时真的是觉得快死了似的,雨伞是根本打不了,风太大了,有时候站在迎风面不自觉的想微微屈腿,真的觉得能把我吹倒也能吹跑。
 
平生没遇过这样大的风。但就是大雨和狂风,衬托出野柳海滩那地狱般的风景更加摄人心魄。
阴天的野柳有一种震慑的自然力。诡奇的地质地貌,海风蚀琢的世界。水汽缭绕着怪石,恍如地狱的景象,而那如果是地狱,也是地狱中的仙境。

而它如果是仙境,必然是心境中恐慌的一环。
 
管理人员详细的说明,走完整个野柳地质景区要2个半小时,靠裡面的景点分布比较稀疏,游客也很少。
一般的旅行团只带游客在离入口不远的女王头一带拍拍照就离开了。
 
原本打算全部走完的。但是在那样的狂风骤雨里走在海边真是每一步都难捱。
可是,我不想和团客们排队去拍什么女王头的照片。
对于哪个石头像什么这样牵强附会的东西完全没有兴趣。
 
整个野柳,昏黄的颜色,奇异的海蚀石,和那愤怒的天色,就是最动人的风景。他是整体的。
这样的天气,是野柳最好的背景乐。
 
挑人少的海岸拍几张照片,然后上山去观鸟。当然这样的天气是不会有鸟的(不知道是不是爲了嘉奖我,下山的时候真的看到一隻很漂亮很奇特的小鸟,可惜我不是鸟类爱好者,对照说明牌找了半天,也不敢确定它叫什么)
 
山上一个人都没有,对,就我一个人。暴雨冲刷过的叶子鲜亮鲜亮的。在背风坡就缓口气,在迎风坡就生怕自己被吹到海裡去。
 
山顶的小亭子,你想歇歇吗?我感觉那个风能有十级,能感觉到脸上的皮都被吹得移位变形了。当时自拍了照片纪念。回来以后朋友们看到都笑话我,说这张怎么看着像被打了。
这张自毁形象的照片我也要贴出来给大家看看野柳的风有多恐怖,不过还不足以完全展现当时的场景。
 
山上看海,波澜壮阔。美丽的蓝色让你感觉不到它的威力。
 
海浪滔天,暴雨如诉。
这样的天气去野柳就是抽疯,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衣服裤子鞋子都在淌着水。很冷,很狼狈。
现在你问我后悔么,那我是一点不后悔。就是这样的天气,才给了我一个恍如地狱之边陲的,最独特的野柳。
非常美。
 
回程的路上,在一个小饭馆吃了一份蚵仔煎。
60圆。
现做的蚵仔煎,鸡蛋里放了青菜淀粉煳煳摊在一起,溷杂着许多蚵仔,配上甜甜的酱汁,热乎乎的吃下去,一种终于得救了的感觉。
 
以至于原本对蚵仔煎平平的感情瞬间升华到崇高的地位。回到北京以后总去各处找蚵仔煎吃,全都滋味平平。再也没有吃到过我在野柳路边的小店里的那种好味道。
 
只有一次,在北京一家有名的台湾菜餐厅里吃到的还有几分神似,但是菜单上的价钱是60圆人民币。已经没有吃小吃的心情了……
 
等车去基隆,下午五点。
47圆。
公车上竟然开冷气。我觉得要死掉了。
 
路上还幻想着美丽的基隆港,我来了。
等到基隆火车站下车的时候,天早就全黑了。怎么一下车就看到面前停着船,站名不是叫基隆火车站么,巴士站台上的小顶棚根本不管用,还是哗哗的飘雨。
 
原来火车站还要走一小段路。
基隆这个冷啊,这一身湿呱呱的冻死我了。
现在看到海都觉得怕了。这时候五点半,果断决定回台北。
太想念热水澡和软绵绵的小床了。
 
就把美丽的基隆港留给下次吧。
区间车41圆到台北。这个车和捷运也太像了。
 
到了台北径直杀到西门町。目标就一个,把湿衣服都换掉!
西门町的街上来来往往的年轻人,各种商店。一张照片也没拍,因为此时完全没有拍照的心情和精力了……见谅!
 
有个漂亮的小雨靴,白底有粉色波点,老闆要490,但是好像最终只能说到400块,没捨得买。
因为只有下雨天才能穿嘛。

买了一双可爱的灰色小短靴350,一条裤子190,一件棉的格子外衣350. 100块4双的袜子,脚底下印着小猫猫,好可爱!(比100块6双的好看啦)都解决啦,有效率!
 
还多买了一条大披肩,我喜欢的风格,很大、连着帽子,民族风格,从690讲到600,这是我这次在台湾买的最贵的东西了哦(书不算、免税店给朋友们带的“宝岛”烟不算)
大披肩的照片,贴出来给大家show一下。
 
换上一身又干又暖的新衣服,买了鲔鱼饭糰和热乎乎的黑糖奶茶,似乎力量又回来了。(西门町街上还买了个大家都在买免煎嗲,25块,还不错)
 
这么早就回旅舍吗,又觉得不捨得早早回去睡觉。在基隆时那种满心只有洗澡的想法,似乎已经离此时的我很遥远了。
 
本来觉得夜风很冷,换上新衣服以后感觉凉凉的晚风吹着好惬意。散步去101,拍下了几张夜色中的101并且熟悉一下路线.(和第二天白天拍的完全不是一个感觉)
 
几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有一种巨大的情绪冲撞着要画出来。圣经中的巴别塔,我要画那塔,必须画。构图时忽然想到了借鉴当时拍的这张照片。
没想到,把画发到网上的时候,竟然有一位台湾的网友发评论说,好像邪恶版的101.
好眼力,竟然被你看出了!
 
回到旅舍又是将近十二点了,抱歉的迅速洗完极其舒服的热水澡,这一天的疲惫啊,再见吧。
 
房间里的韩国人们早睡了,今天韩国人用洗衣机洗了衣服,挂了一大排。衣架离我的床很近,上床睡觉的时候怎么都觉得有很奇怪的味道,开了床头小夜灯找寻,从一大排衣服里找出了晒袜子的衣架,为他移动到门边上的位置挂好。
 
异味消失了,终于可以睡了。
话说这个韩国人的袜子也太臭了吧!!!洗完了还这么臭啊!!!(后来他还感谢我帮他移袜子,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我只不过挂到他的床头去了……)
 
最疲惫的一天,终于睡下了。竹子窗帘外依然下着雨。
哪个窗帘是捲起的,哪个窗帘是放下的,都还是我早晨出门前整理的模样。

[湾湾游]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
( iPhone版 与 安卓版)
台湾自由行必备神器

随时随地预订
随时随地查询
台铁、高铁票预定
拼车、包车、住宿
小三通、海峡号、中远之星

台湾各种票券预定等等

关注台湾岛旅游网新浪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