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咨询电话

400-008-6959

周一至周日 9:00-22:00

当前位置:首页 > 台湾旅游攻略>综合攻略、游记 >

环游台湾12日感触篇

作者: 霖若汐 |来源 :蚂蜂窝 | 2013-11-20 13:55:32

去台北的一路上,一直回荡的都是“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偏还忘了后一句,于是跟卡带一样,只能单句循环。

到台北的时候,果然不负众望的飘着小雨。台北的公众场所,安静、礼貌、有序。连雨都是这样,缓缓的下,不大不小,落在地上,声音都没有。

坐上125NT的国光大巴,开始玩“找不同”的游戏。1,车内座位舒适,间隙大。这也是此后几天,所有台湾公共交通工具给我的印象。2,大巴的前窗玻璃是分为两部分的,百思不得其解。3,路上的地标都非常小,而且是由远及近读的,跟大陆的地标相反。

酒店位置很好,九省通衢,就在台北火车站及捷运站旁边。放下行李已经10点,依然马不停蹄赶往士林夜市。吃了传说中的蚵仔煎、鱼蛋、木瓜牛奶和大肠包小肠。离开时瞥见排队的豪大大鸡排,事后才知它的鼎鼎大名。50NT,比42码的鞋还要大。连我这个从来不吃鸡排的人都开始爱上,此后在台北的三天里,一天一个。我喜欢去热带、亚热带旅行的原因是,这里有各种水果、甜品,而不是西北地区只有面和肉果腹。台南的碗粿、担仔面,高雄的木瓜牛奶、九份的芋圆,先在台北尝试,再去产地品尝。

从夜市回来去了一趟楼下的711,此后几天的生活便与之不可分割。在台湾,711的普及程度无人能敌,多少次骑着机车山穷水尽,看到711就柳暗花明。吃喝日用品及取钱充值,几近万能。

在台北的三天,去了一些常规景点。中正纪念堂、国父纪念馆和故宫等。赶上了前二者的换岗仪式,才知道什么是周董歌词里的“耍花枪”。士兵们每小时一次的换岗居然可以把一把枪耍尽各种腿脚姿势的排列组合。虽然看起来气派、威严,但是未免有些过了。

台北故宫门票居然才160NT,用青壮卡可以半价,不过人民币16块钱,的确便宜的令人发指。而这是台湾我们去过的唯二的两个收费景点之一。还有一个是南部蛮荒之地的垦丁鹅銮鼻,票价不过50NT(人民币10元左右)。

台湾捷运列车比北京的更宽,博爱座的确几乎没有非老弱孕在坐。即使是有人下车,也不会出现有人争抢座位的情况,而是等前者下车后才坐下。似乎这样可以显得更加有尊严和礼貌。票价大致相当于上海或广州,分段计价。台北的捷运里气味清晰,无人饮食亦无人乞讨。地铁报站有四种语言,普通话、闽南语、客家话和英语。听来耳熟,才想起跟厦门公车的报站是一样的。

在台湾大街小巷,你能看到各种flg有关的消息,故宫门口有大爷大妈们在安然静坐练功,行人云云,无人在意。

买了599NT的五日通票,省去了排队买火车票的烦恼。从台北出发先去日月潭,在二水换乘集集线到水里,再搭南投客运半小时可到。

酒店就在水社码头,日月潭西北方向,对面伊达邵码头。从窗口能看到湖水荡漾。傍晚在湖边漫步,夜色渐渐从天空沉入湖底,水面上升腾起淡淡的雾气,湖面上极少船只,也无渔火,干净的如同夜空。

第二天早晨租车环湖,从水社出发逆时针经伊达邵回到水社。一路上逐影穿风,临花照水,风景美不胜收。潭水如一泓眼波,清澈的与天空对望。山、水、树、花,一切的颜色都有极高的饱和度,看一眼就让你这辈子都不会忘掉。路上李同学的车子出状况,求助于路边修路的哥们。他趴在地上帮我们拧紧螺丝,说话的声音跟张震岳唱歌一样。

台湾旅游攻略图片

上坡的时候,骑行太过吃力,索性推车徒步看风景,终于盼到下坡的一刻,瀑布一样飞流直下,呼啸而过,方明白什么是千里快哉风。在一次百年不遇的大下坡中,车子太兴奋,跟人笑起来一样,浑身颤抖,将车篮里的矿泉水颠了出去。我连头也没回,径直欢快的往前冲。辛苦骑(推)了这么久,刹车我都不舍得,怎么会舍得停车呢。一路笑呀,叫呀,还没来得及疲惫和厌倦就显示离水社只有1.5公里。第一次环湖就在一点小磨难中完美结束,虽然屁股很疼,心里却满满的成就感。不想给318添堵,以后就骑行各种湖吧。(<40km)

离开日月潭并没有不舍,反而对未至的行程更加期待。台南跟武汉一样,街上鳞次栉比的布满了各种小吃店,连行人走路的地方都被侵占。我不知道台南人怎么可以做到无时无刻都有人在吃东西,这么多饭店,得需要多么强大的肠胃来支撑啊?!

台南的店铺都颇有历史,很多店喜欢用名人食客的光顾证据做广告,于是在一家碗粿店里看到马英九、陈水扁、蔡康永等名人的签名。是台湾太小,还是台湾名人多吃货呢?

作为台湾的前首府,来台南并不是看风景,而是看历史。可惜我对台南历史实在知之甚少,赤嵌楼和安平古堡看起来都是走马观花。在河边游荡时还不小心把帽子掉到河里,这帽子大难不死居然穿过桥洞后继续昂首漂浮,让我想起天津那个掉到马路上依然挣扎着飞上天的孔明灯。

看着它一个人孤零零的飘在水里,竟然落下泪来,想起把它丢在异国他乡冰冷的水里就特别难过。再三央求下,一个钓鱼的老人才肯过来帮我把帽子钓上来,从北向南比下来,还是台北的人民最热情。

下午由于预定的民宿家中无人,对!居然家中无人!于是临时决定直接去垦丁,事实证明,这是个英明的决定。垦丁的确还是值得我多花一天的时间。

booking上预定的民宿the time house,老板阿华一个人打理两间民宿,依然对客人关怀备至。半夜11点到达,依然开车来接。租他的电瓶车中途没电,也免费开车送了两块电瓶。由于没有国际驾照,只能租电瓶车,一天600NT,可以载两个人。

路线也经过了阿华的提点,从西线到东线,景点一个不落。沿着海岸线骑电瓶车车的感觉太棒了,尤其是在骑过自行车之后,可惜由于担心电量,经常在上坡的时候下来推。想来我们这几天的交通工具选的太有逻辑了,从脚踏车,到电瓶车到机车,完全是越来越爽的节奏。我最喜欢的是离开台湾最南点之后向右边拐的部分,车子在笔直的路上奔驰,两边是辽阔的龙蟠草原,远处是比草原还要辽阔的海,天地间空旷又丰富,美得不似人间。

台湾自助游图片

电池终于根据我们的计划安排在垦丁大街寿终正寝。打电话让阿华带来新电瓶,又兴致盎然的开了五十多公里。路遇恢弘日落,血染林梢,霞光万丈,见到了咆哮的大海,方才体会其沧海横流的本色。

晚上回恒春看出火,所谓出火是储藏于泥岩层中的天然气从裂隙窜出至地表,经点燃后而形成的天然景象。纵然这样耸人听闻的景点,依然没有门票,反而方圆几里之内没什么人烟,让这个景点越发阴森恐怖。若是在大陆,怕是大家早就过来烧烤或篝火晚会了。

恒春是拍过《海角七号》的老城,特意在来台之前看了一下,多了些依葫芦找瓢的趣味。电影中的酒店、城门、阿嘉的家都还在,可惜我已私自把《国境之南》的歌曲许给越南了。在垦丁的海滩上捡了很多漂亮的珊瑚石,收拾行李时嫌太重将最大块的丢在房里。临走时却无意间瞟见,阿华把它放在了客厅的书架上,而这上面还有很多形形色色的石头。收集每个房客丢下的石头,这真是件浪漫的事情。而我心底的温暖大概源于,你丢弃的,还有别人替你爱惜。带走带不走的,又有什么分别?

离开垦丁开始北上。在枋寮火车站等车时,卖纪念品的姐姐怕我们太无聊,主动要求帮我们寄存包,建议我们去海边逛逛。她的小店还卖台铁便当,过了三点之后即使剩下没坏也不再卖。有大爷一定要买,她表示可以送,但不能卖。我最后并没有在她的店里买纪念品,我不需要,她也不需要。

花莲是此行的高潮,例如会安之于越南。在花莲预定了风格别致的田园民宿,木地板,有一整面墙的窗户和大大的阳台,晴天看山,雨天看云。可是美景根本无暇欣赏,因为两天都是疯狂的机车之旅。第一天南下,自花东纵谷返回。路上吃到了我此行最爱的竹筒饭,果真是需要把竹筒敲破才能吃。一筒一饭,不像北京卖的竹筒粽子,竹筒都是回收利用的。台湾的基尼系数之小,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一家街边小店,吃饭的既有骑机车的老大爷,也有开SUV的情侣;比如,无论在西门町这样的街头闹市,还是花莲山间的食品小摊,甚至太鲁阁国家公园的游客服务中心,卖的东西价格都不会相差太大。在这样一个方圆五公里内都无城市乡村的观景台,竹筒饭才卖35NT,基本相当于士林夜市的价格。

 台湾图片

晚上沿着台193县道在山间穿行,走到天黑飘雨还没出山。路上还捡了一个文旦柚还几个小橘子,事实证明那个表皮皱皱巴巴的文旦柚,味道极美,的确人不可貌相。路遇野狗追逐,好在机车速度够快,其实这等野狗都是虚张声势,脑补各种在其扑上来时,将其踹飞的画面。

第二日天晴,北上,见到了此行最美的海。从大连、青岛到厦门深圳,甚至越南,没有任何海可以与七星潭的海相媲美。当然我孤陋寡闻没有去过马代,但作为一个非扬名立万的海,七星潭已然配得上各种称赞。用翡翠、琥珀来比喻这里的海都还远远不够,它是鲜活的,不是死物。它活泼而有性格,所以你可以一直站在海边看着它,任它在天地间自由表现,而它根本不在乎你看或不看。

台湾景点图片

沿着苏花公路一路向北,穿风破云,风驰电掣。方才笑话在日月潭骑行的自己对风的理解太浅薄。一边是高山,云遮雾绕,一面是大海,拍岸惊涛。高山与海洋这样矛盾的双方,如此默契的让出一条公路的距离给人类。你看的又心惊,又感叹。浮云和浪花一样白,天空和海洋一样蓝,你能看见每一个浪花的生成和破碎,你也能体会云蒸霞蔚是怎样的意思。你看着水汽一点点从山顶的树林间升气,就会明白云从山中出不是虚言。

从花莲出发,取道瑞芳先去了平溪线,拍过风靡一时的《那些年》的铁路。夜宿九份,在360度的天台上看到了这个山城的无敌海景。那晚夜色尚好,薄云如轻纱般拂过月亮的脸,夜风如水流淌过天台。在九份将芋圆吃了个够,但似乎也并没比我做的好吃太多。住的民宿据说是70多年前的建筑,日式风格,九份的老人都会说日语。九份最有名的不是它的芋圆而是金矿,所以九份有很多神奇的密道,比如从竖崎街可以直接通到我们的民宿。石洞里密密麻麻布满了各国游客的签名,这得需要多久的日月。

高高低低的街道、窄窄的巷子,青石板路,像极了一个停在记忆深处的老城。偏是九份老街上有个店里一直放着上海三十年代的那种老歌,依依呀呀的曲子,把雨和心都唱旧了。

再次回到台北已经是12天之后,台北比之前冷了很多。如愿以偿的做了猫空的缆车,便宜的让我再也不想做大陆的缆车。

晚上住的青旅有人过生日,我也被叫了出来。大家用好几国语言唱了生日歌,听着几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讲着她们的故事,大家都沉默的笑着,似乎除了当事人四位,其他人都不怎么devoted。寒暄过,祝福过,各自道别。一切哪有你们想象的美好,不过谁没有年轻过呢?

回来的几天开始反思大陆与台湾的城市生态。为什么台湾捷运里没有争抢,火车检票员那么有礼貌,所有人都说谢谢?我只想明白了一部分,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生态,如同一个丛林,在北京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僧多粥少,你如果像在台北一样,等着另一个人下车再坐,你必然永远会没有座位。路上永远在堵,车里永远很挤,空气依然很差,房子还是买不起。没有一个地方让我们花十块钱就可以俯瞰北京全景,没有一个地方让我们可以免费看海边日落。所以,很多人不开心,他们脸上永远挂着拒人千里的表情。这是他们习得的在这个城市的生存法则,如同达尔文的进化论一般,如果不这样,他们就会被淘汰。

想起一个很老的故事,爸爸让孩子拼报纸上的一副世界地图,没想到孩子很快拼完了。爸爸很惊讶,原来地图背面是一个人,孩子是按照这个人拼的。他对爸爸说,如果人是对的,他的世界就是对的。

反过来也一样,如果人的世界是对的,那么,人才是对的。

发表评论

[湾湾游]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
( iPhone版 与 安卓版)
台湾自由行必备神器

随时随地预订
随时随地查询
台铁、高铁票预定
拼车、包车、住宿
小三通、海峡号、中远之星

台湾各种票券预定等等

关注台湾岛旅游网新浪微博/微信: